大学生“炒币”入坑化身币圈青年:每天因涨跌失眠,健身群成矿机推销地

大学生“炒币”入坑化身币圈青年:每天因涨跌失眠,健身群成矿机推销地
2021年05月18日 19:07 时代周报

股市瞬息万变,投资难以决策?来#A股参谋部#超话聊一聊,[点击进入超话]

  大学生“炒币”入坑化身币圈青年:每天因涨跌失眠,健身群成矿机推销地

  特约记者 张帆

  来源: 时代周报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步入“币圈”前,谭宁曾有过许多幻想:一次大胆押注,身家一夜暴富,从此那些令人艳羡的名牌化妆品和包包对她而言都毫无距离;总是不支持她投资,只会让她好好念书、安心过日子的父母因此对她刮目相看——就像卖火柴的小姑娘划亮了手中仅存的希望一样。

  5月中旬,她向时代周报记者谈起加密数字货币滔滔不绝。谭宁的幻想,曾是梁明的现实。幸运和理智,叠加父母资金上的支持,让他在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收获颇丰。不过,当他看着账户上不断攀升的数字,内心的不安也随之袭来,茨威格的名言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谭宁和梁明只是“币圈青年”的一个缩影。从2009年比特币正式诞生,到2021年狗狗币、Shib币、乌龟币等各种“动物币”爆红“出圈”,无数致富神话让他们深深着迷。

  极低的投资门槛,让手头资金有限的大学生们迅速入局。

  “炒币”热背后,数字货币发展如火如荼,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的有效监管正在形成更广泛的共识,今年以来,已有多个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向加密数字资产发出最严监管信号。目前,我国境内尚没有获批的加密数字货币平台,但仍有部分大学生还在冒着损失风险奔赴“币圈”。

  币圈一日,人间一世。在退圈之后,当谭宁和梁明再度谈起那段在“币圈”的时光,剩下的,更多是“泡沫”、“虚影”。

  “你不知道自己赚的钱会在什么时刻还回去,每个人都是韭菜,不论此时你是盈还是亏。”梁明对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

  “买币每天心神不宁”

  回想起两年前自己投资加密数字货币的那段日子,就读于广州大学城某高校的大三学生谭宁总是格外庆幸自己当初“脱坑”的决定。

  彼时,瞬息万变的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让她夜夜难寐。她曾梦见自己一觉醒来,购买的那几款加密数字货币都成了无人问津的“废纸”,这个噩梦至今让她印象深刻。

  家境普通的谭宁每个月生活费并不宽裕,她尝试过在大学城周边做兼职,但大一繁忙的社团活动和临近考试周巨大的学习压力让她很快就放弃了这一尝试。

  急于走出“财务困境”的谭宁将目光聚焦在投资领域。在此之前,她没有任何投资经验,摆在她面前的投资选择寥寥无几。

  “炒股的成本太高了。”谭宁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对于没有家长给予投资支持的大学生而言,股市的进入门槛相当高,由于他们熟悉的公司体量往往巨大,故而股价也相对较高,往往一手(100股)就是他们近一个月的生活费。

  和股票相比,投资加密数字货币的成本极低。“一顿饭的钱能买几千个币。”谭宁如是说。

  在一次和学长的交谈中,谭宁偶然了解到对方炒币月赚千元的事情。这让她对“币圈”产生了莫大兴趣,熟人珠玉在前的真实案例更坚定了她的信心。她打定算盘,决定每个月拿出生活费的1/4(约400元),跟着学长“炒币”。

  “他很早就开始做投资尝试,头脑又灵活,跟着他买会比我自己做判断好得多。”这种盲目跟风的投资方式一开始并未显示出任何弊端,谭宁也因此过上了日进数十元的“好日子”。

  只是,好景不长。他们看好的一款加密数字货币——EOS价格急转直下。

  EOS全称为Enterprise Operating System,是2018年炙手可热的明星项目。EOS打出“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众筹机制发行10亿代币,其交易免费、独特的BFT+DPOS的共识机制和完善的账号系统让它拥有极多拥趸。作为EOS的开发者,区块链奇才Daniel Larimer的光环效应更让不少投资者跟风买入。

  谭宁的学长也十分看好EOS,在他的带动下,谭宁将持有的所有加密数字货币都置换为EOS,但其实她和学长的投资架构完全不同。学长主要的持仓是以太币和比特币,购买EOS只是用以调节和丰富整个持仓结构,分摊一部分风险。这次在EOS上的失利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但对谭宁来说,EOS意味着全部,暴跌让她前期的炒币所得几乎亏损殆尽。

  无奈之下,谭宁选择抛售,最终捞回了100余元。

  在EOS上的投资失利让谭宁对加密数字货币失去了信心。她突然发现,投资“币圈”并不比兼职简单。因为本金较薄,她很难做到投资结构的多样化,往往只能在同一种加密数字货币上“梭哈”。也正是因为在同一种加密数字货币上押注过多,她每天都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关注购币平台上的各种交易信息,每一秒的涨跌都令她心惊胆战。

  “还不如老老实实打工。”投资加密数字货币的两个月里,谭宁的睡眠质量迅速下降,“买币每天都心神不宁的”。

  关闭交易账户的那天晚上,谭宁终于睡了一个无梦的好觉。

  “亏完十万才算入门!”

  “我爸妈和我说,投资这种事,亏完10万才算入门。”梁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和谭宁是“投资小白”不同,梁明父母经商,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早早便有了投资意识,较为优渥的家境也为他创造了下场实操的条件。

  2017年,大一入学金融专业的梁明便获得父母10万元的投资“拨款”。

  “也没有明确规定我怎么花,只是要求我拿这笔钱去做投资,然后每个月做好记账发给他们。”对于梁明来说,高中时每月1000元的生活费在同学当中已是“巨款”级别,当这个数字后面加多了3个0,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管理。

  由于没有经验,梁明一开始的投资显得尤为畏手畏脚。他看准了股票市场,先是短线持有一支股票,但一周后就将股票抛售,理由是股价在一天内跌了2%。

  “亏了钱之后我做好了记账,想把钱转还给爸妈。”他揉着额头苦笑道,这笔突然降临的投资“拨款”让他“压力山大”。

  梁明的父母却对儿子的“首败”不以为然。“亏完十万才算入门”的观念让梁明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开始主动了解起各种各样的投资路径,也正是此时,加密数字货币进入了他的视线。

  梁明看好加密数字货币,和他自幼就对互联网技术深感兴趣有关。在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父母的不看好让他放弃了计算机专业,而投资加密数字货币,也许是另一条能接触到自己热爱领域的捷径。

  梁明一头扎进加密数字货币,在这个过程中,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的成长历程惊艳了他,成为他的偶像。

  也因为“偶像”效应,梁明第一款投资的加密数字货币就是以太币。“2017年的时候买了50个以太币。”谈起这段投资经历,梁明的眼里闪着光,投资以太币让他赚到了人生里的第一桶金。

  “当时买的时候是近1000元一个(以太币)。”这是他人生里第一次做出如此大胆的“豪赌”。他打定主意,要改变在股票市场亏损一点就马上抛售的错误战略,在这50个以太币价值彻底归0前他都不会放手。

  他将购买以太币的这笔交易告诉了父母,让他意外的是,父母在听他简析完加密数字货币这一概念后并未持任何反对态度。“他们都很支持我,只是让我不要把注都押在一边。”梁明说。

  父母的态度犹如一剂“强心针”,梁明彻底放手施展,将10万元全部投入到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先后购买了GXD、TRX和XRP等币种。而原先持有的50个以太币在短暂的震荡后也开始一路高涨。

  “我每天看着行情都以为活在梦里。”到梁明出手时,一个比特币的价值已经接近3000元,他不仅没有亏光10万元,还挣来了人生的下一个10万元。

  投资以太币的经历让梁明对加密数字货币的前景充满信心,此后他陆续购入比特币等热门币种,整体维持在小赚不亏态势。

  按理来说,这般喜人的投资回报应该让梁明在这个市场里彻底扎根,但他却在2019年决定彻底退出。

  “那时候OTCBTC退场了。”OTCBTC是当时国内最热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也是梁明一直使用的交易平台,2019年,OTCBTC停止在中国地区的运营,这给了梁明不好的信号。

  “当时,我开始觉得加密数字货币太泡沫了。”父母自小的教育让梁明不会过分执着于“暴富”,他所投资的一般都是比特币、以太币等热门的好出手变现且不容易瞬间“死掉”的币种。

  在这个市场里混迹近两年,梁明在各种论坛里见过太多因一时贪念而满盘皆输的币圈“老鸟”,有人甚至因为投资“币圈”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加密数字货币这种高投机的行为让梁明愈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场庄家未知的赌博,无论盈亏都让人深感梦幻。

  “刺激过后往往是深深的后怕,你不知道自己持有的币种会不会因某个‘大佬’带货而一飞冲天,当然也不知道它会不会一夜之间一文不值。”梁明说。

  当健身房店长成为币圈“大佬”

  币圈犹如围城,有人想出去,有人想进来。

  5月7日上午,在某高校健身群里,健身房徐店长发送了一条消息:“本人接触币圈多年,曾于2013年通过挖矿干出700比特币,成功套现1500万!过来健身的同学们可以找我了解情况,大家一起赚钱!”

  随后,徐店长贴出了几张图片,图片上显示,他持有价值2亿元的各种加密数字货币。健身群一下子炸开了锅,“店长请吃饭!”、“店长带我实现财富自由。”等声音不绝于耳。

  时代周报记者的好友申请很快得到徐店长的通过。一开始,徐店长表现得极为热情。他自称炒币已逾10年,是国内第一批比特币玩家。

  在了解到记者是币圈“菜鸟”后,徐店长邀请记者晚上到店内细谈。不过,他并没有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在这之后,记者再次向徐店长咨询币圈行情,他总以“现在在忙,一会儿有空和你说”等理由搪塞。

  “很忙的”徐店长仍旧隔三岔五地在健身群里晒出自己的“炒币”所得。在诸如“日赚一万”的截图的渲染之下,一个大隐隐于市的币圈“大佬”人设愈发丰满。

  面对记者的“虚心讨教”,徐店长直接发送了一张二维码邀请记者进群,并称他会每天在群里公开自己的交易操作和心得。

  这个名为“xx健身房币存1群”的群里仅有25人,除了进群时店长发送的“欢迎”以外,便再无人发声。

  进群后不久,徐店长很快便联系记者,询问是否知晓“奇亚”和“FIL”,在得到否定答案后,他立刻发送“广州星际存储矿业”的广告并邀请记者购买矿机。

  在这则矿机广告上,“广州星际存储矿业”号称广东最大IDC(互联网数据中心)机房,矿机均以USDT(泰达币)标价,按照1USDT=6.5元计算,其中最便宜的矿机仅售80USDT(约500元),预计每日产币收益为0.6USDT(约3.3元),总收益为181.54USDT(约1180元),而最贵的矿机是50T算力矿机,价格高达48000USDT(约31.2万元),日产币收益为409USDT(约2658元),总收益为437760USDT(约284万元),投资回报比高达9.12倍。

  但是,面对如何保障收益的追问,徐店长却开始含糊其辞,只会机械式地重复“收益见广告”、“矿机比直接购买稳定”等句子。

  晚上10点半,原本冷冷清清的“xx健身房币存1群”突然热闹了起来,有人分享自己买矿机后稳定的收益记录,有人因为本金不够无法购买最高级别的矿机而垂首顿足。刚从学校毕业一年的林俊则在群里抱怨,“矿机每天的收益都在下降。”此前,他通过徐店长发送的广告购买了三台XCH 1T矿机。

  在林俊眼中,徐店长是相当靠谱的人,也正是出于对徐店长的信任,他毫不犹豫地购买了这批矿机。“现在每天挖矿收益都在减少,因为币的总量是不变的,挖的人多了,产能就会少。”林俊说。

  这也是徐店长对他疑惑的解释。同时,徐店长还给他打了一剂定心针:虽然矿机产能减少了,但是产能的减少恰恰代表关注某款加密数字货币的人在上升,只要能稳定产币,未来收益一定有保证。

  林俊对这套说辞深信不疑,他甚至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诫时代周报记者:“宁肯只买一台高算力矿机也不要买多台低算力。”据他称,这是因为高算力矿机的“抢矿”能力强。

  不过,截至目前,林俊还未从投资的矿机项目中提现出一分钱,但他对此并不担心。

  “还早着呢,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只要看着矿机还在正常产币,就觉得一切都是有盼头的。”林俊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谭宁、梁明、林俊均为化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5-19 神农集团 605296 56.08
  • 05-19 富春染织 605189 19.95
  • 05-19 凯淳股份 301001 25.54
  • 05-19 肇民科技 301000 64.31
  • 05-18 和辉光电 688538 2.65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伊人狠狠色丁香婷婷综合男同